收费大道的加减乘除-奇人

发表时间:2020年02月20日 14:56:27内容来源:收费大道的加减乘除

来自:收费大道的加减乘除文章地址:http://shop.90hcj.com/leg/01220714.xml

收费大道的加减乘除

首邦镇庶民,几乎都是南北大道公司 PLUS 的顾客,出入必须沿用南北大道、新巴生谷大道、联邦大道第二段公路、芙蓉波德申大道及第二中环衔接大道。此外,南北大道公司也拥有马新第二通道、槟威大桥、北海居林大道的特许运营权。

文:黄泉安打锣敲鼓,本月1日凌晨零时开始,联邦政府间接拥有的南北大道公司(PLUS)属下所有收费大道的过路费,下调18%。内阁部长形容这是改朝换代的成果。 嘿嘿,是吗?

a) 18年 x 12个月 = 216个月

大家难免要问:废除双溪育收费站,究竟是谁在作梗?这个问题,在2019年槟州立法议会第14届第2季第2次会议书面回答中获得答案。原来,双溪育收费站是只大肥羊。

2008大选揭晓,槟州国阵政府倒台,林冠英甚至全包国州议席大赢,皆大欢喜。过后,行动党议员也在国州议会争取取消双溪育收费站,只是联邦政府鸭子听雷,一概不理。结果三届大选过去了,2018年联邦政府也换掉了,但双溪育收费站仍与日月共存。

街坊有个马来同胞告诉我,单只PLUS属下的必经收费站,每月过路费开支至少100令吉。 现在PLUS大道过路费缩不是完全废除,但已下降18%,而且收费延长20年至2058年不涨价,我问他:“你不是赚到吗?还不赶快对马哈迪政府跪谢?”

要知道,大道收费制、合约特营权及合约期限,手握话语权的至高权威,不是财政部长,而是首相马哈迪,内阁部长只能替他背书。

老实说,雪州首邦镇(哥宾星国会选区)的街坊,开始对我吐口水。先解释一下,首邦镇 (Subang Jaya) 是上世纪70年代初由吴福源城市规划师(当年也是行动党秘书长)负责设计的全方位城镇,40年后的今天竟被无数收费大道包围,在生活线上出入搏斗的民众,须得任由大道收费站收买过路钱。

a) 2020年起总共需给38年

槟州政府的回应是,双溪育收费站与北海外环公路是碍于特许经营权,一旦取消将会对国家财务带来重大影响,再加上希盟新政府正面临财务上的压力,所以需从长计议,必须等到国家经济稳定了,才来考量。

两者落差,庶民几乎要多付73%!我心里在想,连马来朋友都会算这牛数,难道九五趴的华裔不懂咩?偏偏,我们的部长和幕僚都在说国阵做不到的,希盟替你实现了!明明是违反竞选诺言,现在竟是变相延长20年!

2008年我回槟州参与第12届大选,记得大选前夕造势运动,废除双溪育收费站是林冠英天兵降凡的竞选课题,除了现身带队到收费站前抗议,并许下大选承诺,若中选就向中央政府,争取废除双溪育收费站。

e) 38年后,你多给了RM15,792.00

d) 456个月 x RM82.00 = RM37,392.00

岂知,他在我面前列出大道收费的加减乘除法,相当平民化但很够味。他说,“假设你每个月的过路费像我一样,RM100.00。”

b) 扣除18%后,每月过路费是RM82.00

北海外环公路全长14公里,当年造价约7亿令吉,设有3个收费站,即峇眼亚占、北赖及双溪育,并在2007年2月20日正式收费,管理公司拥有30至35年的收费特许期限。深令民众不满的是双溪育道路,之前原已使用10年,并且与外环公路不相连接,但大道管理公司竟然把它列为外环公路的收费范围。

So,现在事情怎样了?有人戏言,无论国阵或希盟当政府,收费大道只是榨取民膏的自动提款机!

回头从雪州街坊说到槟州人的处境。林冠英连胜三届的峇眼国会选区,有个北海外环公路收费站叫双溪育(Sungai Nyior),2007年开始耍赖到现在,庶民的诉求仍未得直。

今年1月16日,马哈迪宣布,政府决定继续持有南北大道公司(PLUS)股权,同时从2月1日起将过路费调低18%,以减轻人民的负担,但条件是,南北大道公司的特许经营权合约,必须延长20年。可能你要问,作为改朝换代大马功臣,大家滋味如何?

时至今日,优管视频档案库里还在流传当朝政府(前朝反对党)几个政治明星口沫横飞的画面,说什么希望联盟一上台,隔天马上取消全国大道收费,大家就可以免费山南山北走一回。

明明是延长20年,增收多73%过路费,现在竟说每年能节省10亿令吉!现在,马哈迪反而在说,政府决定让国库控股(持有南北大道公司51%股权)及公积金局(持有南北大道公司49%股权)继续南北大道公司的最大股东是最好的安排。套句庇能人陈同同杂碎调的 “你苦无我苦”,相信你只能含泪谅解希盟对你的苦心吧!

收费大道的加减乘除

与此同时,首邦镇市民也被其他非PLUS收费大道所包围,包括Kesas大道、NPE大道、LDP大道、SPRINT大道及MEX大道等,不胜枚举。

情况二、现在政府下降18%然后又再延长20年至2058年:

槟州基本设施委员会主席再里尔书面回应伊斯兰党本那牙州议员时透露,双溪育收费站于2015年10月15日已开始调涨收费,自2014年至2018年,双溪收费站共收取高达1亿3730万令吉过路费。那么,2008年大选废除双溪育收费站,为何迟迟不能兑现?

c) 38年 x 12个月 = 456个月

若是借用伯拉首相时代的口头禅,应是 “cakap tak serupa bikin” (讲的是一套、做的事另一套)。

b) 18年后,你共付RM21,600.00:

好啦,你苦无我苦,下次大选才来算账吧!

情况一、本来只需再给多18年过路费至2038年: